南山北酒

突然想到一个梗

陆花二人解衣欲睡。

小鸡褪去花花长衫后愣住了。

“楼儿…你这 穿的是…啥?”

花花伸手摸了摸,嘴角含笑说到
“陆兄,这是我的一位朋友送与我的。怎么样穿着好看吗?”

花满楼摸着自己身上穿着的大白背心子,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额…好看 楼儿穿什么都好看。”

陆小鸡的眼神从惊讶回到深情,一双贼眼直勾勾的盯着小花花的大白背心子(好啦知道你陆小凤已经望眼欲穿,选择性透视了)舔了舔嘴唇。

“陆小凤,你,舔嘴唇干什么?”花满楼笑了。

“嗯?呵,花满楼,我有时候真的是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瞎子。”陆小凤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天色已晚,不如我们…”陆小凤的手伸到了花满楼的大白背心子上,却被他抓住了。

“不如我来给你讲讲这背心多舒服吧。”花满楼将他的爪子从自己胸口择了下来。

“……”

“这个背心啊,很舒服…”

“哦?难不成比我还舒服?”

“…穿起来一点也不会热…”

“你信不信,一会儿你穿着它,一定会热的…”陆小凤冲着花满楼的耳朵轻吹了一口气。

“…陆小凤。”

“啊呀!!”这一口气,陆小凤把自己从床上吹了下去。美滋滋的接了花花一脚丫子。

“…今天晚上,你去客房睡。”花满楼面色通红,想必甚是害羞。

“别别别…楼儿楼儿。我错了。谁让你老给我说这个大白背心子呢?”陆小凤爬上花花的床,一个熊抱搂住了花花的腰。

“…”

“…楼儿,夜深了。你不言,我不语。总该做些什么吧…”陆小凤的呼吸沉了下来。脑袋钻向了花满楼的颈窝。

“陆兄…你别…”花满楼的呼吸被撩乱了。僵着的身体瞬间软了下来。

陆小凤借机扑倒了他,大手在他身上游走,胡茬蹭着他光滑的脸庞。

“楼儿,不置气了?”他笑问。

“你…唉…”花花已经快成了一朵红花。

“又不是第一次了,怎的如此害羞。”他笑得更欢了。

“……陆兄,你不要乱开玩笑…”花花把脸扭向了一边。陆小凤这个坏心眼的顺势在他耳朵上轻轻一舔,引来花满楼一声娇嗔。

“好了,楼儿,我可要兑现我刚才说的话了。”

“你方才说了什么?…”

“花兄忘性可真大啊,还不是那番让你穿着那白…”

“…住嘴…”

“嘿嘿…”

“陆小凤…”

“花满楼…”

“别…”

“呵,花满楼,你真可爱。我陆小凤这辈子,算是栽到你手里了…”

“陆兄,可愿与花某…”

“花兄不必多言,陆某愿意与你共度一生。”

陆小凤说完,就被花满楼一把搂住了脖子。

花满楼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泛起了泪光。他是感动的。

他轻颤:“好…”

陆小凤感到他双手的收紧,抱住他颤抖的身体

“楼儿,我不走,别怕。”




接下来,
便是一番翻云覆雨,
红鸾帐间,春色满园。


烛火过半,夜已深沉。

花满楼脱力的窝在陆小凤的怀里。

陆小凤抚摸着怀里的人儿,眼神柔情似水。他深知,就算花满楼看不见,他也能知道自己对他的爱。

花满楼也深知,他虽然看不到自己的爱人那迷人的外表,却也早已在心里将他的模样牢记。

此生,予对方,生死相依。


花满楼说过,他愿意为陆小凤这个江湖浪子酿一辈子的醇酒,小楼夜夜点一盏灯。只为他回来有个落脚之处。

陆小凤说过,他愿意为花满楼这个翩翩公子数一辈子的河灯,作他的眼睛。只为和他小楼饮一杯好酒。听他弹一曲古琴。将自己的一生温柔体贴都献与他。



他们彼此相爱,心有灵犀。

再也找不出比他们更幸福的人了。





“花满楼,你先别睡。”陆小凤突然想到什么,轻轻摇了摇花满楼。

“怎么了…”

“送你这个背心的朋友,他叫什么名字呢?”陆小凤很想知道,弄这么个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还送给自己的花花还是贴身穿的里衣。这得是什么关系,可得问清楚了,不然哪天再送个什么就不好玩儿了。

“楼儿?好楼儿,先告诉小凤凰再睡好吗?”

“唔…张智尧…”花满楼困的不行了,说完便扭过去不再理会他。

“张智尧?”

楼儿,以后他送你东西,别拿了…

我怕,我把持不住…

毕竟你穿上…

太性感了…


“哼唧…”花花呓语。







千里之外。时空错位。

“阿嚏!”

张智尧揉了揉鼻子。


评论(1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