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北酒

【楼诚】能求文包分享吗

能求一下百度云整理的文包分享吗?特别想看文包 一个一个找也找不全,求文包分享,邮箱也行
819048920@qq.com
万般感谢🙏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虐一下 …

虽然我也于心不忍…
但是 算是HE吧


以猫儿的视角,写下的。

背景以白五爷身陷冲霄。



天河一盏夜雨灯,

好似白日江湖梦。

如真如幻,星河满天。

冲霄过后,我独坐陷空岛。

你着一袭素白,剑出一瞬,薄唇轻启。

“猫儿。”

我站立在此,身穿与你定情之时的那一身红衣。

眉目含笑,却泪满眼眶。

我见你,自是那,白衣青丝。

而我却,剑眉星目,满头华发。

是谁,将我青丝变白雪?

“玉堂,你要散去了吧?”

你见我,眼中闪过一瞬柔情。

随之而来的,却也无尽苍凉。

“何以,为我吗?”

你的目光定格在我白发苍苍。

“嗯。”

我随之将束发带解下,红丝带,耀眼光芒。

银丝散落,在风中飘扬。

“不值。”

你将幻影收起,只剩摇头叹息。

“忘却今日,忘了白玉堂。回你的开封府。莫要追随白某。”

你说完,白衣逐渐透明。


散去了。


我看到你好似光芒万丈的光影下,

露出的背后点点星河。

自是江湖好,红衣自当配白裳。

清明了(liǎo),我手中剑出,

至我颈侧,落下点点朱红。

白玉堂,等我。

——————展昭绝笔

突然想到一个梗

陆花二人解衣欲睡。

小鸡褪去花花长衫后愣住了。

“楼儿…你这 穿的是…啥?”

花花伸手摸了摸,嘴角含笑说到
“陆兄,这是我的一位朋友送与我的。怎么样穿着好看吗?”

花满楼摸着自己身上穿着的大白背心子,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额…好看 楼儿穿什么都好看。”

陆小鸡的眼神从惊讶回到深情,一双贼眼直勾勾的盯着小花花的大白背心子(好啦知道你陆小凤已经望眼欲穿,选择性透视了)舔了舔嘴唇。

“陆小凤,你,舔嘴唇干什么?”花满楼笑了。

“嗯?呵,花满楼,我有时候真的是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瞎子。”陆小凤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天色已晚,不如我们…”陆小凤的手伸到了花满楼的大白背心子上,却被他抓住了。

“不如我来给你讲讲这背心多舒服吧。”花满楼将他的爪子从自己胸口择了下来。

“……”

“这个背心啊,很舒服…”

“哦?难不成比我还舒服?”

“…穿起来一点也不会热…”

“你信不信,一会儿你穿着它,一定会热的…”陆小凤冲着花满楼的耳朵轻吹了一口气。

“…陆小凤。”

“啊呀!!”这一口气,陆小凤把自己从床上吹了下去。美滋滋的接了花花一脚丫子。

“…今天晚上,你去客房睡。”花满楼面色通红,想必甚是害羞。

“别别别…楼儿楼儿。我错了。谁让你老给我说这个大白背心子呢?”陆小凤爬上花花的床,一个熊抱搂住了花花的腰。

“…”

“…楼儿,夜深了。你不言,我不语。总该做些什么吧…”陆小凤的呼吸沉了下来。脑袋钻向了花满楼的颈窝。

“陆兄…你别…”花满楼的呼吸被撩乱了。僵着的身体瞬间软了下来。

陆小凤借机扑倒了他,大手在他身上游走,胡茬蹭着他光滑的脸庞。

“楼儿,不置气了?”他笑问。

“你…唉…”花花已经快成了一朵红花。

“又不是第一次了,怎的如此害羞。”他笑得更欢了。

“……陆兄,你不要乱开玩笑…”花花把脸扭向了一边。陆小凤这个坏心眼的顺势在他耳朵上轻轻一舔,引来花满楼一声娇嗔。

“好了,楼儿,我可要兑现我刚才说的话了。”

“你方才说了什么?…”

“花兄忘性可真大啊,还不是那番让你穿着那白…”

“…住嘴…”

“嘿嘿…”

“陆小凤…”

“花满楼…”

“别…”

“呵,花满楼,你真可爱。我陆小凤这辈子,算是栽到你手里了…”

“陆兄,可愿与花某…”

“花兄不必多言,陆某愿意与你共度一生。”

陆小凤说完,就被花满楼一把搂住了脖子。

花满楼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泛起了泪光。他是感动的。

他轻颤:“好…”

陆小凤感到他双手的收紧,抱住他颤抖的身体

“楼儿,我不走,别怕。”




接下来,
便是一番翻云覆雨,
红鸾帐间,春色满园。


烛火过半,夜已深沉。

花满楼脱力的窝在陆小凤的怀里。

陆小凤抚摸着怀里的人儿,眼神柔情似水。他深知,就算花满楼看不见,他也能知道自己对他的爱。

花满楼也深知,他虽然看不到自己的爱人那迷人的外表,却也早已在心里将他的模样牢记。

此生,予对方,生死相依。


花满楼说过,他愿意为陆小凤这个江湖浪子酿一辈子的醇酒,小楼夜夜点一盏灯。只为他回来有个落脚之处。

陆小凤说过,他愿意为花满楼这个翩翩公子数一辈子的河灯,作他的眼睛。只为和他小楼饮一杯好酒。听他弹一曲古琴。将自己的一生温柔体贴都献与他。



他们彼此相爱,心有灵犀。

再也找不出比他们更幸福的人了。





“花满楼,你先别睡。”陆小凤突然想到什么,轻轻摇了摇花满楼。

“怎么了…”

“送你这个背心的朋友,他叫什么名字呢?”陆小凤很想知道,弄这么个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还送给自己的花花还是贴身穿的里衣。这得是什么关系,可得问清楚了,不然哪天再送个什么就不好玩儿了。

“楼儿?好楼儿,先告诉小凤凰再睡好吗?”

“唔…张智尧…”花满楼困的不行了,说完便扭过去不再理会他。

“张智尧?”

楼儿,以后他送你东西,别拿了…

我怕,我把持不住…

毕竟你穿上…

太性感了…


“哼唧…”花花呓语。







千里之外。时空错位。

“阿嚏!”

张智尧揉了揉鼻子。


“花公子,闲来无事,我便来小楼一坐。”

“陆公子果然好心性,知道我这小楼,便来此。”

“花兄啊,你…”

“有酒。”

“你可真懂我。”

“酒,只请朋友的。”

“那我可算是你的朋友?”

“自然。”

“陆兄,百花酿可喝的惯?”

“当然,花兄亲自酿的酒,自然是这天下最好的酒,我当然喝的惯。”

“那…”

“花兄,这百花楼的香气好醉人呢。”

“陆兄,百花酿更醉人,你且喝喝看。”

“我怕我喝醉了,若我喝醉了,便走不了了。”

“陆兄若走不了,便走不了罢。”

“花某愿意奉陪。”







“我知道,百花楼里百花酿,花满心时亦满楼。让我醉的不是百花争艳,也不是酿的醇酒,而是花香满楼。”

【陆花】陆小鸡:???!(°_°)


偶然突发奇想到的梗,不要嫌弃我啊。哈哈哈哈哈哈😄





这本是风和日丽的一天。

但是总是有那么很多搞笑的元素让这整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变得那么特别。

一只小鸡满脸无奈的看着一朵花在他前面飘来飘去。

某花:“啦啦啦~今天天气真好啊~ 哎?这是啥 哈哈哈好玩好玩!~”

某🐔:“不好意思各位 我今天没有给我的小花吃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陆小凤一边赔笑着一边套着银子递给那些被某花“不小心砸掉”的摊位老板。

“啦啦啦啦 哈哈哈哈哈哈 啦啦啦啦~”

某🐔扶额。“花满楼今天怎么疯成这个样子…这不会是因为昨天晚上我们…太兴奋了精神失调了?不应该啊…额…”

“陆小凤!你看这个红色的布料好看还是这个绿色的布料好看?”
他举着两个布料到陆小凤面前,兴奋的跳着。

“七童喜欢哪个 那个就好看…嗯?!七童,你是怎么分得清颜色的??!难道…”陆小凤把手伸到他眼前晃了一下 果然一个巴掌拍开了他的手。

“哎呀你不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很烦啊!”

“七童!七童!我没想到 你你居然看到了 你看的见了 七童 !七童!…”陆小凤一把抱住某人 欢喜过头觉得这人身上味道与往常不太一样,但是太兴奋了也就没太在意。

“妈啊!你要勒死我啊!什么啊 我不是七童啊 我是六童!!我的眼睛一直能看到的好吗!”他推开陆小凤,嫌弃的整着自己的衣服。

某🐔:“?????!!(O_O)!”

“你…”“陆兄。”小鸡蒙圈之时,一道稳重而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有些微愠。

“花 花满楼…我…我…”陆小凤不知所措。

“你,抱着家兄,为什么。”花满楼有些颤抖。

“不,不是…我没有…”

“我都感觉到了,你刚才抱着六哥,昨日你还和我…陆小凤,你想欺负我看不见吗?”

“不!不是这样的七童!七童,我是误把你哥哥当成了你,才会如此的!”陆小凤冲到花花面前,着急的去拉花满楼的手。不料花满楼居然往后撤了一下,陆小鸡差点摔个狗啃屎。

“花满楼,你躲我…我错了 楼儿 楼儿,你别生气,是我眼拙,都是我…”陆小凤急的四条眉毛都快缠在一起了,花满楼要是能看到,一定会被他现在的表情逗笑的。

“陆兄,看来是我这小楼容不下你,你往后不必再来了。我们…唉。”花满楼收了折扇,皱了眉,扭头往百花楼的方向走去。

“哎?!不是花满楼!楼儿!你别走啊!”陆小凤跟在花满楼的屁股后面跑走了,留下一脸无辜的花家六童。

六童:“七弟弟跑了,陆小鸡追去了,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后来陆小凤在百花楼外面软磨硬泡,嘴皮子都快说破了,气鼓鼓的小花花才放他进来,矮油,花满楼是个好人啊,一旦心软便听不得任何情话了,更何况这可是陆小凤啊。

然后。

便不可描述了。
只知道百花楼的百花都羞的低下了头。

之后百花楼便被陆小凤戏称为,百花羞。


【副四】云顶天宫葬于你

云顶天宫葬与你

记 张副官 陈皮





云顶天宫留你魂,孤独一生等佳人。

而他葬于沙场中,从此相守一浮尘。

黄土掩埋白骨,张家阴山古楼。

云顶天宫一劫,为他终老一生。

他一生杀过无数人,一丝柔情,为他一人留;万般爱恋,为他一人落。只望与他人间再相见。

他一生作为长官得力助手,征战沙场,为他付出多少情;大局为重,为他剪断千千结。奈何无法共他一生所作为。

黄泉路漫漫,盼望与他无关,一生安稳。

莫要与他相伴度奈何,盼他百岁无忧,即使鲜血淋漓满双手,亦望他一世长久长安。

他正是年少,意气风发,自认心高气趾昂。

他亦是轻狂,白骨心房,军营沙场共存亡。

从今往后,山高水长;歃血为盟,折骨为刀;日暮天涯,仗剑随行。




陈四爷在接到下人来报之时,掀翻了桌子,砸碎了手头的一切事物。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他眼眶通红,紧攥的骨节泛白。

“他们是胡说的吧,我还没死你怎么可以死?”

“他们都活腻了,都是在胡说,是不是?”

“张日山!老子让你回来!你没听见吗!”

“你不可能死的。”

“你在逗我玩是不是?”

眼泪从陈皮的脸上滑落,他带着一脸的不可置信。
然后很快着不可置信就变成了绝望。
大概是他不想相信这个事实。

“日山,今生未能护你周全,来生我便一并还上。”



随后陈皮离开长沙,独自一人前往云顶天宫。
而后几十年,他孤独终老。

也算为那张副官守住了这一份不完美却深入骨髓的爱情。







ps.
这个设定大概就是陈皮一生所爱的就只有张副官,但是张副官每次做事都顾全大局,和张启山一样儿女情长抛在脑后。因为他怕他一去不归,所以未曾给深爱之人任何许诺。

嗯…因为三叔也没有说清楚四阿公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就当他最后终老在云顶天宫吧。😂😂😂

嗯…凑合看嗯…

【一八浮生记】 即兴发挥,不好莫怪。

莫说痴情无作赋,只道满城风雨声。
君若回首念故人,吾便为君血染尘。
他日若得浮生梦,浮生梦里浮生缘。
缘尽风沙散天地,君莫心思使神伤。
黄泉九转奈何桥,轮回还阳相渺茫。
金戈铁马报国诚,算尽天命静无声。
来生再探风水地,罗盘心算与君随。
望君一生长久乐,此生再无算命人。

———————《浮生记》




写完已泪奔😂
泪点越来越低了😂

八爷你何必对尹新月那么仁慈?
她怎么对你的你就不能还回去?
你在顾及些什么?
顾及张启山吗?
你非要委屈自己吗?





看见尹新月就有一种想掐死她的冲动😒

我就试试。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八爷:“佛爷我怕,你看他吓我😱”。

老头:“我都看不见你怎么吓你…😒”。


佛爷:“有我在,没事的。”。
八爷:“😳😳”。























……

二爷副官以及亲兵们:“我的墨镜呢…真是辣眼睛…😎”。


老头:“幸好我是个瞎子😂赶紧跑”


老八:“佛爷老头跑了!”
佛爷:“什么老头?😳。 啊副官快追!”


其他内心:“你还知道我们的存在😒😒。”
副官内心乱入:“发什么牢骚,佛爷说的全都对!快追!追不上军法处置!”
其他:“是!!”
二爷:“………MD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