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北酒

【巍澜】轮回








•  巍澜


•  超话77天签到点梗


•  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hhhh










自从那日,赵云澜以身点燃镇魂灯,沈巍冰锥戳心,与夜尊同归于尽后,地星有了阳光,海星再度平静,天地一片祥和。


而今日似乎有些不同,镇魂灯默默的闪了一下光芒。




赵云澜发现身上烈火焚烧的感觉在渐渐消失,面前不再是轮回往复。


渐渐的,他仿佛看见面前有个人在冲他走来。


他眯了眯眼,滤去了多余的光。


赵云澜觉得自己几乎在颤抖,怕是自己看错了。


他不敢相信,拼命地揉了揉眼睛。


他是看见他倒在自己面前,他当时万念俱灰,在镇魂灯里忍受着生不如死的苦痛。也许是他想着 有一天还能再见到故人。


而如今,故人就站在自己面前,微微笑着。




赵云澜却说不出话来,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知是愤怒还是激动。


“沈巍。”


“嗯。”男人用熟悉的方式推了一下鼻梁上的圆框眼镜。


“你曾经为了我,在雨里下跪了?”


赵云澜见到沈巍想都没想就问出了这句话。


他在镇魂灯里的时候,隐隐约约见到了当时自己双目失明求医不得,沈巍抛弃一切在雨中生生下跪。大雨将他从头到脚浇了个遍,而他却犹如不知,而赵云澜看见了,却恍若隔世。


“沈巍,别跪啊!我赵云澜宁可瞎一辈子,也不要你给别人下跪啊!”赵云澜伸手想要阻止,面前的画面却瞬间飘散,迎面而来的便是熊熊烈火。


赵云澜当时就下定决心,如果有天他还能见到沈巍,无论是生是死,他都要骂他一顿。


前提是还有如果。


可能苍天不负,又或者是感动世间。


他们再次相见了。


他低眉笑了笑


“嗯。”


赵云澜觉得自己的内心遭到了重重一击,泪流满面。沈巍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他是高高在上的黑袍使,能让他放下尊严的。大抵只有这一个人了吧。


“沈巍啊…”赵云澜闭上了眼,任凭眼泪滑落,摇了摇头。


他抿了抿嘴唇。


“云澜,我在。”


他见那人在面前哭的肩膀颤抖,眼眶蓦地红了,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的样子,抓住他的手,握在手心暗暗用力。


“云澜…我…”他像是被吓了一跳,似乎没料到赵云澜会一把将他抱住,把他下面想说的话堵了上,死死的箍在怀里。


这噬骨的思念,赵云澜一秒都不想挨了。


“我是不祥之人,出身于污秽之中,世间爱我恨我惧我怕我的大有人在。如果我不这么做,我真的会恶心自己,恨我有些无耻的爱着你。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配得上你…”沈巍双手环抱住赵云澜,眼神有些灰暗。


赵云澜却默不作声,只是一个劲的流眼泪。仿佛要把面前的人揉进自己的骨子里。


“我有幸拥有你,甚至得到你,是我这一辈子的福气,云澜,你别为了我哭。”


赵云澜猛的抬起头扣住沈巍的后脑吻了上去,沈巍先是一愣,而后闭上眼毫不示弱的回吻着他。这个吻带着赵云澜的怒火,心疼,悲痛相互交织。沈巍的隐忍,在此刻都化为云烟,他的心里,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被赵云澜一个人占满了。


不知道是谁咬破了谁的嘴唇,血腥味弥漫开来。赵云澜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着沈巍痛哭出声。


“为了你,我做一切都值得。”沈巍主动吻了吻他的眼角,眼神是令人沉溺的温柔,似乎还夹杂着一些苍凉。


“对不起,我以为,我以为我护住了你。”沈巍伸出自己冰凉的手,抚上了赵云澜的脸庞。




“我来赴约了。”


戴眼镜的男人轻轻的张开了嘴。




人都曾说 失而复得最为珍贵。


那么得而复失呢?




“所以沈巍,你就这么自信的觉得我会理解你的决定的?沈巍,你凭什么?”赵云澜盯着面前的男人,透露着愤怒,心疼不解。


他笑了笑,眉眼弯弯。


随之沈巍挥了一下手,黑白相间的能量体系将两人笼罩在一起。


起风了,两人四目相对,沈巍的眼眸中似有深情万种,赵云澜沉溺在他的目光里。


沈巍搂住赵云澜的腰,面前闪过一片白光,多年来的记忆一股脑的涌了出来,赵云澜捋不清道不明。


他只觉得头脑昏沉,便一头栽进了男人的怀里。


“就凭,我爱你。


我即便万死,也要护你周全。”


沈巍揽着他的肩膀,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句话。


他像须臾间花开的春天,无论是鬼王还是普通教授,无论是地星还是他拼了命要护住的海星。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他从不敢强求什么,甚至厌恶自己。厌恶自己介入了赵云澜的生活。但他又觉得不舍,不希望任何一个人能够陪他度过一生。 


可他是黑袍使啊,他肩负着地星的责任,一切都不由他自己,他从黄泉中来,负重逆行,大煞无魂。


他的一生只够爱着一个人。万年时光,他默守生生世世,不敢爱,不敢恨。


沈巍因为身上能量体系的交换,他身上的黑能量出了一些问题,居然借助圣器寻回了丝丝几乎不存在的魂魄。


当然,他不知道赵云澜在他死后选择了以身祭灯。这就代表着他所计划的想要保护他完全不作数了。


他这次借助时空的缝隙,还有能量的支撑,圣器的力量,居然打破了能量大数据,竟然真的见到了镇魂灯中的赵云澜。


沈巍做的够多了。这是最后一次,也就是最后一次了。


“云澜,路还长,你慢慢走。”


沈巍说完这句话,亲了亲赵云澜的额头,不舍得松开了紧抱他的双手。


刹那间,黑色的能量与白色的能量在空中碰撞,镇魂灯燃起熊熊烈火,结界仿佛破开了一个大口子。




“老赵,老赵?”大庆拍着赵云澜的胳膊一声声的叫着。


赵云澜睁开双眼,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


“干什么?你还知道起来啊,我还以为你要在这睡死了呢。”祝红坐在电脑桌旁边瞥了赵云澜一眼,嫌弃的开口。


“我…”赵云澜刚想反驳,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老大,你都在这睡了两天了,怎么叫都不醒。”林静抱着爆米花机器说。“来来来,吃爆米花。”


“林静,还是这个机器有点儿用,最起码能填饱肚子。”大庆冲过去抓了一把爆米花。


“是啊,咱们这个科学怪人总算是研究出点有用的东西。”祝红也抓了一把。


赵云澜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他在特调处的沙发上躺着。林静祝红大庆在吃着爆米花。汪徵和桑赞在整理着文案顺便腻歪着。老楚推开大门带着傀儡走了进来,身后颠颠的跟着郭长城。


“呀,我们的混蛋领导终于醒了。”


“赵赵赵…赵处,你终于醒了啊!”


赵云澜使劲想了想,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但是只要他使劲,头就疼的厉害。


“…我睡了那么久吗?”


“是啊赵处,你前天从高部长那喝的烂醉回来,就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了。”汪徵也说了一嘴。


“对…对…怎么…怎么叫都…都叫不醒。”桑赞依然努力的回答着。


赵云澜起来揉揉酸痛的胳膊,一瘸一拐的丢下外面吵闹的一群人进了办公室。


“哎,老赵这是怎么了?”大庆问了一句。


“切,鬼知道,说不定是哪个相好的给他甩了。”祝红翻了个大白眼。




他坐在了办公桌旁,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的。赵云澜打开抽屉准备找个棒棒糖,却发现了一个破本子。


这个本子不像是他的。


赵云澜皱着眉头,翻了翻,发现是关于地星人详细的记录,还有一些跟生物有关的专业知识。


“这是什么东西…”本子很薄,翻着翻着就到了最后一页。


他发现上面用毛笔工工整整地撰写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巍笔。”


“巍…?”赵云澜用拇指摸了摸清秀的字体。


心中疑惑加剧。


“巍…巍是谁?”赵云澜使劲搜索脑子中的信息,却始终拼凑不出这段回忆。


“巍…沈?…”赵云澜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会浮现这两个字。


“赵处,有新案子了。”汪徵抱着文案推开处长办公室的门,打断了赵云澜的思绪。


“什么案子?”


“海星鉴来电,龙城大学发生了一起命案,不像是普通人所为,就划到咱们处了。”


“好,长城老楚,大庆林静,叫他们准备准备,马上出发。”


“好的。”



赵云澜说罢把手中的本子塞回抽屉,拿起黑能量枪,带着特调处的人,去往了龙城大学。



这时,阳光透过了厚厚的层云,直直的射进窗户,洒在了赵云澜的办公桌上。



暖洋洋的,慵懒又随意。像极了初见时那般的模样。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