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北酒

“花公子,闲来无事,我便来小楼一坐。”

“陆公子果然好心性,知道我这小楼,便来此。”

“花兄啊,你…”

“有酒。”

“你可真懂我。”

“酒,只请朋友的。”

“那我可算是你的朋友?”

“自然。”

“陆兄,百花酿可喝的惯?”

“当然,花兄亲自酿的酒,自然是这天下最好的酒,我当然喝的惯。”

“那…”

“花兄,这百花楼的香气好醉人呢。”

“陆兄,百花酿更醉人,你且喝喝看。”

“我怕我喝醉了,若我喝醉了,便走不了了。”

“陆兄若走不了,便走不了罢。”

“花某愿意奉陪。”







“我知道,百花楼里百花酿,花满心时亦满楼。让我醉的不是百花争艳,也不是酿的醇酒,而是花香满楼。”

评论(10)

热度(9)